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一群古稀老人救活上百京剧剧目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2-17

神州戏曲网讯  

12年间,多位老人自发组织起来,抢救了上百出剧目,将一批艺术瑰宝以文字形式完整地记录下来。

这部凝聚着老人们心血的书籍叫《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》,已出版21集,囊括21个流派110出戏,已获得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“原创图书工程”证书。该书计划出版50集左右,收录传统京剧250余出,全部完成尚需3年左右的时间。

不为市场,只为传承。

这部《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》的主编黄克是资深出版人,也是当年红透上海滩的“江南第一旦”黄桂秋的幼子。提及这部书的由来,75岁的他异常激动:“说句吹牛的话,这部书绝对空前绝后!”其实,我国戏曲文献历来是以文学剧本的面貌出现,只有清代的《审音鉴古录》是一部昆曲的舞台实录集,上世纪50年代整理出版的《京剧丛刊》等也没有摆脱文学剧本的套路。而京剧恰恰是立体艺术,没有现场感,就失去了应有效果。《集成》完整地呈现每出戏的舞台提示,扮相、曲谱、锣经、动作搜罗殆尽,在京剧出版史上确属首次,担得起“空前”二字。说它“绝后”则是由于老艺人纷纷作古,能担当传承整理的人已不多。

专业性这么强的书会有市场吗?黄克说,我做了一辈子编辑,当了多年社长,自然知道这种书肯定赔钱,但有些书的作用就是传承文化。据介绍,这个编委会的6位编委目前平均年龄已在70岁以上,顾问则均为耄耋长者。还有一个不是编委的编委,叫哈鸿儒,是西安的名票,收藏的京剧资料之丰富,连内行都自愧不如。70多岁的他参与整理了20多出剧目。该书责任编辑潘占伟说,自2000年签订合同,出版社全力保障资金,整理者只收取象征性的劳务费,让大家坚持下来的真不是利益,而是责任。

走南闯北,遍访高人。

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动手动脚找东西。”针对流派特点选剧目、找资料耗时很久,而更难的是遴选整理者。黄克告诉记者,应该说,曾经受业于流派创始人的演员是整理演出本的不二人选,但他们大多是京剧界的骨干,很难分身。即便应承下来,也会出现能演不能说,能说不能写,能写不能记谱的现象。因此,整理一出戏至少要有两三人参加,200多出就要四五百人次,其烦难可以想见,况且好的传人已经很难找见了。编委赵纪鑫原为内蒙古京剧团团长,是武丑大师叶盛章的传人,他不顾年高体弱,辗转多地,遍寻叶盛章当年的合作者,一口气整理了《祥梅寺》等8出叶派戏,填补了武丑戏无脚本的空白。他本想再整理几出李万春独门的武生戏,无奈天妒英才,撒手人寰。图书顾问、故宫博物院资深专家朱家曾受教于杨小楼,他以九旬高龄整理出杨派名剧《麒麟阁》,但尚未来得及将工尺谱的唱腔翻为简谱,便溘然长逝。

编委常立胜告诉记者,他们到过上海、天津、武汉、杭州、南昌等地,称得起踏破铁鞋。久居江西的何玉蓉是汪笑侬派传人,已遐龄寿百,因无力工作,何老便指导自己的儿子整理出沉寂数十年的《哭祖庙》一剧,可谓广陵绝响。当年名震东三省的唐韵笙,与周信芳、马连良并称“南麒北马关东唐”。因地处关外,唐派不为人熟知,他们却执意抢救这个濒危的流派。常立胜专程赶到抚顺找到了唐韵笙的女儿唐玉薇,考虑到其父徒弟散落东北、浙江、天津,路费花销不少,出版社慷慨解囊,促成了《驱车战将》、《闹朝扑犬》等7出唐派戏的保留。

文字影像,相依互补。

京剧诞生100多年,剧目斑斓璀璨,人们常以“唐三千宋八百唱不尽的三列国”形容其浩瀚。斗转星移,大量剧目走入博物馆,至今能搬演场上者寥寥。上世纪90年代,国家推出“京剧音配像”工程。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的导演迟金声是马连良的及门弟子,曾是“京剧音配像”工程的导演,如今已89岁的他又参与了《集成》的编纂工作。迟金声说,“这两个工程应该说思路相同,各有所长。京剧的精华在表演,音配像和《集成》都尊重了这门艺术的规律,让人看到是活动的戏,而不是干瘪的文字。”影像资料便于模仿,但前提是必须有录音,《集成》填补了音配像工程的某些空白点,如迟金声整理的马派《坐楼杀惜》。他说,这出戏马连良只和筱翠花演过几次,但颇有特色,我是凭着记忆和筱翠花留下的文字资料整理出来。对于音配像已有的戏,这次《集成》把它进一步完善,加了相应的注解,有的演出版本是和音配像不同的,两者可以互相参照。

黄克感慨道,《集成》最大的价值在于实用性,传承京剧这种美妙的艺术,希望这些书能起到一些作用。


电动执行器 https://2834217319.cn.china.cn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